坏女人

TravelMan:

       我听到她的消息,觉得她是个坏女人。


       对于她的样子我记不太清,几年前见过她一次,很普通的农村妇女,脸上泛着高原特有的红色,木讷的站在家里的角落里,不太会说话,忙着煮着一锅沸腾的五花肉。那是我吃过味道最好的猪肉,在白水里煮熟,洒上些许盐,虽然咬起来很硬,但是那是唯一一次有种满口流香感觉。后来每每在家里炖排骨,总会有一股肉臭味,不有流香的惊艳。


        她在我的记忆里,也就和美味联系到了一起,便是想着“做饭这么好的人,心肠一定不坏”。


         她的家境不好,母亲这边便在城里找了个工作给她。只是总是能听到母亲和姨妈她们担心“……她不会偷偷跑了吧……”。之后姥爷的身体越来越差,家里没人能脱开身,便拜托她来照顾姥爷,给她开的工资很不错又加上她是姥姥的远亲,家里人很放心她。只是还是能听到家里人谈论“跑”这个话题。


        少不经事的我,便把她归在了“嫌弃家贫在外面偷男人的坏女人”这类,五花肉的好感也荡然无存。


        今年,她的女儿考上了大学,虽然只是个不太会的二本,但是在小小的村子里也算得上是“光宗耀祖”的了。和母亲谈起来,说她女儿上大学的钱的贷款,家里真的是没有办法支撑没学年近四千的学费和各种生活费。我说,小时候去她们家里条件还是很不错的,怎么现在成了这样。


        母亲叹了口气,说“五个人的家里,就靠这一个女人赚钱养活能好到哪去”。


         女儿刚上大学,有一大笔钱要花。儿子前几年因为政策去四川学了两年汽修,本以为毕业后可以补贴家用,却又好高骛远连自己也养不活,到处骗着亲戚们借钱。丈夫腿有些坡,不能干重劳力,但是对于看门或是一些简单的工作是可以的。最过分的是小叔子,一个健全的大男人,居然因为懒,不出去干活,就靠着她来养。


        她很想去送女儿,但是根本没出过远门的她根本不敢去送,再加上家里没钱,便把这个任务托付给了儿子,但是却又担心儿子会骗了妹妹的学费跑掉。            


        最终还是让哥哥带着妹妹上路了,我问母亲,那她怎么办。母亲说她已经赶回乡里的黑砖厂干活了,要急着把女儿的路费生活费赚出来,挣得好一天就能有四五百。一个女人在砖厂,就算她一天能搬到四五百块钱的砖那又能怎样,这不是在赚钱,是在耗命。


        我终于知道母亲们担心的“跑”是什么意思了,我甚至开始希冀她“跑掉”。女儿已经上了大学,助学贷款和贫困补助应该可以解决学费生活费的问题了,两个懒汉何必挂念,儿子虽然不争气但必然有他的路。逃出这个魔窟,不该挂念的人何必珍惜,去大城市,再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嫁了,只要对她好,两个人好好的过活。


        但我知道她不会这样做,就像那句“做饭这么好吃的人,心肠一定不坏”,那是她的家,不论贫贱。



评论
热度(35)
  1. jo旧萤火TravelMan 转载了此文字

© jo旧萤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