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

青果文志:

1




可可十岁那年随家人出国旅行,在蔚蓝海岸的日出里,她站在游轮的甲板上俯视辽阔的海洋。波光点点的海面下,她看到一种硕大且身形优美的生物,它们动作轻盈地在海浪中地游动,尾鳍如美丽的扇面,在朝霞中被染成了金粉色。它们一边向前游一边用力在身后扇动出一股股海水的漩涡,在光芒万丈的晨曦中,可可耳边响起天籁般的乐声——那是海水和人鱼游动的声音,它们和可可的呼吸交汇在一起,与异国的晨景一起深深刻画在可可脑中。人们说它们叫做人鱼。


 


二十年过去了。刘可可如今三十岁。她住在城市边缘的一幢楼层不高的公寓里。在她的房间里有一个几乎占了一面墙的水族箱,里面养着许多观赏鱼,还有丰美的水草。每天工作结束,可可都迫不及待地想回到自己的家中,打开彩灯,然后坐在水族箱前的那个纯白色的长沙发上,看着鱼儿们自由自在地游泳。沙发上面放了许多鱼型的靠垫。面前的茶几上有许多鱼类鉴赏画册,连她最爱吃的饼干都是小鱼形状的。可可就如此不知不觉地,在鱼儿们的陪伴下,日复一日直到三十岁突然来临。尽管到了而立之年,可可内心却还埋伏着一个天真的信仰。她相信,这世上有人鱼,一定有。就如儿时在海上所看的那样,那时的景象如同洗礼一般,使可可一直以来都从未放弃过寻找人鱼的踪迹。在可可的床底下,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阵地。一个大纸箱里收藏着从孩提时期开始积攒的各种人鱼图片、模型、玩偶。有关人鱼的一切,可可都一丝不苟坚信不疑。这是她的宗教,她的虔诚和热情从未熄灭。


 


刘可可在日记上这样写道:其实,这世界上并没有梦。梦就潜伏在现实里。梦与现实也并不冲突,正是现实孕育了梦。所以梦也是现实的一部分。


当这一年的夏天结束,初秋到来的时候,有一天,可可突然接到的好友的电话,邀请她一起去动物园。好友的孩子在电话里这样说:“夏天过去了,秋天开始很多小动物就要睡觉。可可阿姨,小动物会睡很久很久,直到明年春天才会醒来。我们要努力好好看看它们,然后冬天就可以一直梦见它们啦。 ” 梦见。可可心头一颤。她随手拿起书桌上一张人鱼的明星片看了看。然后微微一笑,猛地站起身,迅速地收拾好书包,拿了一定遮阳帽跟着母子俩朝动物园出发。


 


初秋,暑热已经不见,风中开始有清凉的味道。可可站在洋槐的树冠下发呆。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下斑驳的影子,微微晃动着,仿佛整个天空都在缓缓移动。可可闭上眼睛,聆听周围的声音,鸟鸣、潺潺的流水,孩童的嬉笑。其间夹杂着落叶的声音。这时候,有的树叶已经坚持不住了,扑簌簌地从枝头跌落,轻轻掉在地面。那声音好像儿时听到的浪花冲到岸边破碎掉的声音。如此有生命力,虽然是转瞬即逝的。


好友带着小孩子在秋日的阳光下玩耍。胖胖的小姑娘一会儿欢天喜地地跑过来,拉住可可的手说:“可可阿姨,我们去海洋馆吧。我要看鱼,各种鱼,还有海豚。”她的小手拉着可可的手指往前跑,好像一只快乐的小狗。可可真爱这孩子,她和自己一样爱看鱼。


 


 他们买了门票,然后随着人群走入海洋馆。进了海洋馆光线渐渐暗下来。在漫长的“海底隧道”,浓重的幽暗中,头顶和身体左右两边都是游动的鱼。它们大大小小形态各异,以各种姿势和速度在水中穿行。可可抬头仰望,多美啊。光在上面,水波也在上面,波光照在身上仿佛人人都披着水草。一条条一缕缕晃动的水纹覆盖在脸上,每个人的面孔呈现出奇异的表情。可可看着看着,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都轻盈了,耳后也裂开来演变成鱼鳃,她仿佛只要轻轻一跃就可以如鱼般游动在水里。可可有些恍惚了。她觉得这一幕在梦中无数次出现过。这水声和波光长久以来一直潜伏在潜意识里,是儿时的那个清晨在心底播下的种子。在此刻铺天盖地的水和鱼之间,她又一次想起了儿时的那个早晨。


 


十岁那年,太阳带着好似初生婴儿的粉嫩跳出海平线,顷刻间,金色粉色红色全都混合在一起如同从天空倾泻下的颜料,将幽蓝的海水染成娇嫩无比的粉色。其中,人鱼摆动着硕大的尾鳍在海中游动,它们水蓝色的皮肤在阳光中蒙上一层甜蜜的桃红,时而潜下去时而又浮到海面,如此交替,闪现生动绝美的风姿。那一刻,可可在游轮的甲板上全神贯注地看着,她想用胸前的照相机拍下人鱼嬉水的一幕,但又怕人鱼发现以后销声匿迹。于是她不出声,不敢动,只是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份惊喜。她闪亮的双眸就如同镜头一般捕捉记录下曼妙的一刻。


 


那时候的心跳和心动,不知怎么的,当她漫步于海底隧道的时候,有一种小小的骚动,又一次开始在心底破土而出了。每当看到流水和鱼儿,那梦之芽就变得茁壮强大,攀附住她的全身,让她陷入无尽的思考和回忆。可可停住脚,在幽暗的隧道中独自站着一动不动,人群已经将她甩在身后。此刻只有她和鱼。水声和鱼游动的声音好像一种古老的呻吟,这种呻吟从几个世纪之前就开始了,在人类还没诞生以前,就已经以独特的方式开始诉说神秘的历史。海底深处孕育的秘密的生命,那么美丽和轻盈,好像一经人类语言的描述就会化为泡沫消失一样。不可言状无从塑造。可可屏住呼吸,让水纹肆意倾泻在身上。她抬头,屏住呼吸看着陌生的鱼群从面前游过。就在这时,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飘过头顶。那身影十分纤细,又玲珑有致,随着水流动的方向缓缓前行。水蓝色的皮肤在波光里带着一丝丝银斑。


 


“啊!”可可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唤。她目瞪口呆地看着。


 


那是什么?那游水的动作、皮肤的光泽、身体的曲线。


 


绝对不会有错。是人鱼。是人鱼!


 


十岁那年就在甲板上见过的。


 


刘可可呆呆地看着,随后开始兴奋地浑身战栗。时隔二十年,人鱼又一次出现了!。可是,海洋馆的隧道里为什么会有人鱼呢?它生活在这里么?它在这里多久了?有没有人曾发现过它?可可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情不自禁地跟了上去。人鱼游得自在,根本不在乎可可惊奇的目光。渐渐地,它游越来越快,好像深蓝色的夜空中划过的一颗流星。可可也加快了步伐,紧跟其后。过了一会儿,人鱼仿佛知道了有人在追随自己一样,故意不让对方看清自己的身姿,它很淘气地时而钻进别的鱼群,时候又躲在硕大的海豚背后,故意让可可着急。“这次要近距离地好好看看它。”可可这么想着,加快脚步。很快,她追上了前面的人群。而人鱼却好像怕被众人发现一样,倏尔晃动了一下尾鳍,看了可可一眼,然后决然地调转身子消失在一群海洋观赏鱼的后面。待可可拨开人群追过去看,人鱼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去哪儿了,让我们好找。”好友抱着女儿走过来。


 


可可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解释。她愣愣地站在那里发呆。待走出了海底环游隧道,好友发现可可脸色非常苍白。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她问。


 


可可摇摇头,随后她慢慢吐出几个字:“你相信吗,这世界上有人鱼。”


 


 


2


 


传说在海底居住着这样一群生物。它们长着漂亮的鱼尾,柔软的毛发,拥有着动人的身姿和美妙的歌喉。它们生活在海底,却也对海面的生活十分好奇。有时候它们会悄悄浮到海面去观望人类的生活,但它们也小心翼翼不让人类看清它们的面貌。它们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人鱼。


 


这是小时候看过的故事。故事的每个字句都深深印在脑海中。可可一边念着故事的情节,一边坐在地板上回想白天在海洋馆看到的一幕。面前的纸箱打开着,里面有很多张人鱼的明星片。其中可可最爱的画面就是在苍蓝色的海底,一条人鱼仰头看着海面上投射下来的阳光。从画面上看不清它的容貌,但那仰头的姿态无比优雅,且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忧愁。不知为何,每次当可可看着这张明星片,她就会陷入一种绝对的宁静。好像自己也随着人鱼一点点向深海游去,慢慢地、缓缓地,直至沉入海底最深处,听到大海的心跳。




夜深了。外面下起雨来。风卷着雨滴吹开了窗,纱帘随之飘动,一股水腥味漫进屋内。可可靠在床边,看着天花板上的海水的图样,cd里播放着海水的声音。她闭上眼,慢慢地觉得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好似被海水包围着。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股海流将她卷在其中,任意旋转她的身体。可可的头晕沉沉的。过了一会儿,觉得手臂和小腿触碰到了什么,凉丝丝的,更有巨大的似面纱一样的东西轻轻扫过脸庞。她睁开眼,原来是两条莹蓝色的人鱼。她们非常美,有着和女人一样的体态。此刻她们正嬉笑着,轻轻推搡着彼此的身体,互相追逐,忽而又纠葛在一起,贴着彼此的身体开始亲昵地亲吻。她们柔软的嘴唇蜻蜓点水般停留在对方的眉目、双唇之上,一会儿又游移到秀颀的脖颈,在锁骨处游移片刻,然后滑落到丰满的胸部。她们一边轻咬对方的肩头舔弄对方的双乳,一边发出一种甜蜜的低唤和笑闹声,柔软的毛发如丝般漂浮在水中交织在一起,又如触角将彼此捆缚。慢慢地,她们莹蓝色的皮肤如发情一般漫射出淡淡的粉色光晕,双眸则似深海的幽蓝充满情欲,甚是美丽诱人。开始甜蜜的低唤已经变成了野性的呻吟。此时,远方传来了悠长的游轮的鸣笛声,更有月光投射进海中,笼罩在两条嬉戏的人鱼身上。可可在一边看着,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触碰她们的身体。她慢慢倾身前去,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直到来到她们身边。




两条人鱼并没有在意可可的打扰,相反她们张开臂膀将可可拥入怀中,她们柔软清凉的吻就这样散落在可可赤裸裸的全身。可可恣意伸展着身躯,一种甜蜜的侵入感让她觉得格外舒适,从来没有过如此被疼爱和占有的感觉。痛苦和快感几乎在一个浪头中袭来,兴奋、紧张、和欢欣重叠交错,胸腔的窒息感和肢体的延展更是前所未有。可可扭动身体,慢慢地她发觉自己的双腿在水中变得更加灵活,一条硕大的鱼尾出现子啊她的下身,她竟然变身为了一条美丽的人鱼。




夜更深了,雨下的越来越大。而此时可可已沉沉睡去。她还逗留在这甜蜜的梦境中。




那晚之后很久,可可都一直在回味这个有点怪异的梦境。海洋馆的奇遇也让她更加想探究人鱼的真相。然而,在忙碌的生活中,这件事情不得不搁置脑后。眼看事情就要变得不了了之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小事。它像一直无形的大手,将可可朝人鱼之梦推了一把。




一天晚上可可去家附近的小巷溜达。那条小巷里有许多有趣的小店,她最喜欢晚饭后在这一带闲逛。一阵子没来,可可发现这条街上新开了几家商店。其中,有一家店面引起了她的注意。那家店叫做魔法杂货铺,门脸不大,整个店面都是原木色的,有的地方还可看到好像眼睛一样的树纹。半圆形的木制门框上趴着爬山虎,绿叶点缀在招牌旁边显得俏皮有趣。大门外加盖了一个小小的门廊,门廊上放着一把浅黄色摇椅,上面铺着红色格子方巾,还放了一个同色的椅垫。摇椅旁有一张小圆桌,不知哪里来的大白猫趴在圆桌上睡得正香,丝毫不受来往行人的打扰。这个装饰有趣的杂货铺在这条街上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仿佛是一个森林仙子突然落入人间变身而成的。可可一下子就爱上这个小店,她走过去推开了木门。




随着叮铃一声铃响,屋内传来一声颤巍巍的“欢迎光临”。从里屋走出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她穿着一件蓝色连衣裙,外套着一个大红色的围裙,手里拿着一个玻璃罐朝可可走来。




 “你好啊。”老奶奶说着笑笑,把玻璃罐的盖子打开,伸向可可,“唱一块糖吧,很好吃的。”




听到这样的开场白,可可愣住了,她看着这个白发老奶奶,突然有种步入童话世界的感觉。她看了看玻璃罐里的糖果,全都是海星形状的,五颜六色,十分好看。可可拿了一个桃红色的海星,放在嘴里,立刻,水蜜桃的味道充满了口腔。海星迅速在口中化掉了,甜丝丝的深入每一个味蕾。可可怔怔地看着糖罐。老奶奶微微一笑说:“小姑娘,你想要点什么?”


“我。。。随便看看。”可可说着舔舔嘴唇。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店内同店面一样全都是原木色的,清一色木制家具。其中,绿色植物星星点点散落各处,不经意间透露着可爱。店内没有放音乐,偶尔从传来几声猫叫,可可仔细看过去,发现有几只花色小猫蹲在墙角和柜台上。




“它们都是小雪的孩子。”老奶奶笑着说。




“小雪?”可可问




“喏。”老奶奶朝窗外的门廊上的大白猫努努嘴。哦,原来它叫小雪。可可点点头。老奶奶笑了笑坐在了柜台后面。柜台上也铺着红色方格子桌布,上面放着银制的三层托盘,托盘上全是各种古老纹饰的胸针、戒指和项链坠。老奶奶身后的整个一面墙都是陈列柜。里面是各种装饰品,有雕刻、小幅油画、台灯、布偶、古董电话,还有连衣裙、布鞋,甚至还放着冬天的毛线帽子和手套。每件物品都可爱极了。可可一边看着一边向房间深处走去,绕过一棵硕大的幸福树,在那面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壁毯。在花花绿绿的壁毯旁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挂着一个古老的时钟。它是尖顶城堡的形状,尖顶是白色的,其余部分则是海蓝色的。表盘是圆形的,下面带着一个做成白色水母形状的钟摆。那个表盘上的刻度时间是各色的海星和贝壳,形状各异并不规则。表盘上的时针是一只海马,分针是一根红珊瑚,秒针是一条绿色的水草。此时是8点59分,还有一分钟就9点了。可可盯着这个做工别样的时钟,猜想9点的时候会有什么新奇的花样。这时候,老奶奶走了过来。




 “喜欢这个时钟吗?”她笑了笑,神秘地说,“注意看啊,等会到了9点,可是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的啊。”老奶奶的口吻更激发了可可的兴趣。




接下来的时间,可可和老奶奶一起盯着时钟看。绿色的水草秒针一格一格地经过表盘,可可的心开始悬起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呢?她心里也开始跟着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




9点了。叮咚一下,只见城堡顶端的窗户打开了,伴随着清丽悠扬的歌声,从里面缓缓出现一位公主,她头戴王冠,秀美金发散落在胸口,蓝色的眼眸烁烁发光。公主一边歌唱一边向外移动,直到她全身走出城堡外,可可才看到她身后的那一条硕大的蓝色尾鳍。是人鱼!




她是一位人鱼公主!




人鱼公主双臂交叉放在胸前,仰着头继续缓缓歌唱。她神色平静,而声音中却带着一种淡淡的哀愁。可可侧耳细听,听到那歌声中还有海风吹拂的声音,似乎还有海浪拍打岩石之声。又过了几秒种,人鱼公主不再唱歌,她慢慢低下头,尔后缓缓地退回到城堡里,窗户啪地一声合上了。




可可看得目瞪口呆。世上竟有这样精巧的时钟。




“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老奶奶看着可可的表情,笑着点点头,“这是五年前我在美人鱼的故乡丹麦买到的。”老奶奶说着摘下老花眼镜,拿围裙角轻轻擦拭。“那是也是一家杂货铺。老板喜欢收集各种有趣的东西。这个时钟就是他的藏品之一。他一生走过许多国家遇到过许多人,每个收藏品里都有人情和故事。只是他年迈又无子女,便想到开了一家杂货铺,把所有收藏都卖出去。我正巧在那个时候到丹麦旅游,在离小美人鱼雕像不远的那条街上,我遇到了那位老板。在他的店里我看中了这个时钟。当他得知我是从地球那一边远渡重洋来到他和美人鱼的故乡,他毫不吝惜地将这件很多人都看中的收藏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我。这一切都应该感谢他,若不是他,你也不可能在这里看到这么精巧的时钟了。”




老奶奶讲述着时钟的来历。可可听着更觉得这时钟来之不易




 “说起来你跟这时钟也是有缘分的。很多到店里的人来去匆匆,他们通常都是四下胡乱一看,随便挑上一件东西结了帐就走了。有些人根本不会往里走,有些人即便往房间深处走了,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时钟,更不可能等着人鱼公主出来唱歌。而你看到了,也有耐心也细心。你和这时钟还是有缘分的。”老奶奶笑着说。




“那么,请您,请您将这个时钟卖给我吧,多少钱我都愿意付。”可可抓住老奶奶的手激动地说,“我实在太喜欢了。也太喜欢人鱼了。所以请卖给我吧。”




老奶奶摇摇头:“不是不愿意卖给你,只可惜有人比你提早一步订下了这个时钟,还付了定金。三天前那人来到店里,发现了时钟非常喜欢,但当时身上没带那么多钱,于是约定三天之后,也就是今天来取。所以我必须给她留着才行啊。”




“原来如此。”可可神情黯然,随后她又问:“那么,如果那个人今天没来呢?如果没来是不是就可以卖给我了呢?”




老奶奶想了想说:“应该是可以的。那个人跟我说到今天晚上关店为止,如果她还没来就可以卖给别人,不用替她保留。定金她之后拿回去就可以了。”




“请问您什么时候关店?”可可追问。




“晚上十点。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老奶奶看看表,又看看可可。




“那么,我可以在这儿等吗?”可可看着老奶奶,带着恳求的目光,“请您让我在这里等吧,我实在太想买这个时钟了。”




一杯热腾腾的红茶放在面前,可可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着来往的行人,虽然心里忐忑着生怕有人来把时钟买走,但又十分好奇,想知道那个来买时钟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回头看看老奶奶,而老人并不与她攀谈,只是一边喝茶一边织一条毛围巾,嘴角带着神秘兮兮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外面下起雨来了。雨滴密密落下,在地上跌碎消失。渐渐地,在闷雷和雨声中,可可睡意朦胧,很快昏沉沉地睡去。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可可耳边想起了叮铃一声,有人推开了店门。可可一下子惊醒了,她看看手表现在是9点59分。难道是买时钟的人来了么。她揉揉眼,望过去,看到一个颀长的背影。




“你来啦。”老奶奶笑嘻嘻地站起身,慢慢走出柜台。




“真是急人,差点就迟到了呢,真怕您没等我就关店门了。”那人背对着可可站着,说话声音洪亮。




是个女的。可可站起身看着她。




“过来拿吧。”老奶奶冲那个人招招手。那人快步朝里头走去。可可赶紧跟在身后。那人个子很高,肩膀平而宽,一头利落的短发。




待走到墙边,刚才精彩的一幕再次上演了。十点,人鱼公主缓缓走出城堡,仰头歌唱,表盘的各色海星和贝壳再次烁烁发光。可可看到短发女子一脸如痴如醉的表情。




“这个姑娘可一直在等你呢。”老奶奶指指可可。那个短发女子闻此言转过身来,盯着可可。可可看到一张有点特别的脸。说不上好看,但却想让人一直看下去。这人有一双不大的眼睛,不高的鼻梁,一张大大的嘴巴,脸很瘦。这些五官搭配在这张瘦脸上,组合得有点奇怪,但却特别可爱。




“一直等我么?”短发姑娘有点迷惑地看看可可,又回头看老奶奶。




“她也特别想买这只时钟。不过我跟她说有人已经定下了,约在今晚来取,如果今晚没来我就可以卖给她”老奶奶笑着说。




“原来如此。”短发女子点点头。“不好意思,还是让我买下了。”她笑了笑,脸颊上露出一对小酒窝。




可可摇摇头:“没事儿,不过,你也很喜欢人鱼吗?”




短发女子想了想说:“我的确很喜欢。”她又问:“你相信这世界上有人鱼么?”




可可使劲点点头:“那是自然。”




短发女子笑了笑,低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宣传单:“今晚让你等了这么久十分抱歉,如果有时间的话请来看表演吧。”她把纸片塞到可可手中,“非常精彩哦。”




可可看看纸片,上面写着一行字:欢迎来到魔幻世界。




“不来看会后悔哒。”短发女子裂开嘴笑笑,然后从老奶奶手中接过包装好的时钟,一转身快步走出了小店。




可可对着她消失的背影发了会儿呆,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宣传单放进了口袋。




3




欢迎来到魔幻世界。




可可站在拱形门外,看着闪光的招牌发呆。这是一座城堡模样的建筑,坐落在游乐场的最西边,离那些游戏设置有一定距离,要绕过一片小树林才能看到,有些孤零零的。尖顶的城堡是海蓝色的,屋顶是白色的,这个形状和颜色看上去有点眼熟。可可仰着头努力回想在哪里看到过。但她一时半会儿怎么也想不出。姑且进去看看吧,看看会是一场什么样的演出。她一边猜测一边朝城堡里走去。




城堡的大厅很大,陈列物不太多,有些空荡荡的。这会儿没有别的观众,只有可可一人。她看到大厅左右两边分列三个盔甲骑士,手握圣剑,十分高大威武。又有不知名的植物点缀在圆柱和天花板间,一闪一闪地发光。圆形的大厅墙壁上挂着油画,上面都是看不懂的古老神话故事。有点像希腊神话,或者是欧洲中世纪的传说。可可一幅幅地看过去,脚步声在大厅里回响。转了一圈后,她停留在一副巨大的镜子面前。镜子顶天立地,里面映衬出可可迷惑的面孔。她犹豫了一下,似乎听到了什么,尔后上前一步将左耳慢慢贴在镜子上,紧接着一种窃笑声和呼吸声清晰地传入耳朵。可可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她回过头看大厅,没有人。又仔仔细细打量镜子,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那么那些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可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并无异样却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紧接着,她又把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遍,这回可可将左耳紧紧贴在镜面上,这一下就听得更清楚了,有人在小声说话,还有人在一边嬉笑,其中夹杂着好像动物的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快速跑动的脚步声。




可可看了看眼前这面镜子,声音就是从镜子后面发出来的。这么说来,这镜子应该是一扇门?她十分好奇,鼓起劲儿,双手撑住镜面,努足力气使劲儿一推,镜子竟然开始缓缓地移动了。这面镜子仿佛是镶在一扇巨大的木门上,推动的时候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当镜子被完全打开的时候,可可眼前突然蹦出了一个花脸的小丑。他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在可可面前撒了一把彩色的亮片,又怪笑几声,让后跑到可可身后,将她使劲向前一推。紧接着,不知从哪里来的一群带着面具的人一下子都涌在可可面前,他们的面具怪异又滑稽,动作更是夸张得不行。他们有的大声鼓掌、有的高声大笑,还有的放声唱歌,他们怪模怪样地不断地往空中撒亮片和花瓣,还一起拉扯着可可的衣衫,簇拥着她向前走。




穿过一条长长的幽暗的走廊,可可被带到一扇华丽的大门前。面具人中的一个拿出一把小号,仰头吹出悠扬的一声,随后华丽的大门从里面被打开,又过了一重猩红色的帘幕,一个圆形的剧场立刻映入眼帘。借着剧场内微弱的灯光,可可看到这个小剧场大概容纳了一百多人,这会儿已经座无虚席了。人们都十分安静,并不交谈。可可被一个面具人带到靠边的座位坐下。那人伏在可可耳边悄声说:您是最后一位观众。




话音刚落,舞台两边的火把被点燃了。幕布无声地缓缓拉开,在舞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时钟。这时钟是城堡模样的,白色尖顶蓝色墙壁,城堡正面的墙上镶着一个巨大的表盘,上面的时间刻度是各色海星和贝壳。表盘上的时针、分针和秒针分别是跳动的海马、摇动的红珊瑚和一条来回舞蹈的绿色水草。可可看到这个时钟,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在魔法杂货铺看到的那个美人鱼时钟。“啊”她心里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时钟为什么会放大,出现在舞台上呢?”




接下来的几分钟,没有演员登场,也没有音乐。剧场内响起了滴滴答答时间行走的声音。可可看到秒针正一点一点地移动,她那颗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当分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突然城堡上方的窗子打开了,就如杂货铺里的时钟一样,一位绝美的人鱼公主带着王冠,坐在窗台上,她巨大的尾鳍在身后摇曳。这时音乐响起,人鱼公主开始歌唱。 那曲调悠扬,歌声清亮,如袅袅升腾的烟雾越飘越高,将人心中所有的情绪一概过滤,悲愁恐惧、欢愉快感统统消失。在歌声中,生命渐渐变得绝对静止,有一种被时间凝固住的感觉在剧场内弥漫开来。没有过去、现在和未来。时间虽然在刻度之间流淌,却失去了时间对于人类来说的真正含义。在歌声里,有一种超越一切的意志,它甚至比造物主要更加强悍有力。它控制着世间万物的心智,它使得绝望和死亡的气息在人类情感的废墟上萌芽,开始占据整个心胸。




这是一种魔咒。人鱼公主唱完歌曲又隐匿到窗后。接下来,就如同古老神话中所描绘的那样。各路勇士蜂拥而至,他们为了解除时间魔咒,将人鱼公主从时间牢笼中解救出来,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却毫无成效。时间魔咒只有在12点之前才可能被解除。只要到了十二点,就会变成永久的咒语,人鱼公主再也不会恢复自由,而由人鱼统治的海洋也会被冰封,其中的生物都将死去,海之国将陷入永久的黑暗。




十二点马上要来临,当人们正在绝望中挣扎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牧羊人。牧羊人没有刀枪剑弩,也没有骏马,却只有一杆长笛。他走到时钟城堡下。坐在羊群中,开始吹奏刚才人鱼公主吟唱过的曲子。当曲调响起的时候,从城堡内又飘出了公主的歌声。虽然未到十二点,窗子没有打开,但是她的歌声透过厚厚的城墙里与城堡外牧羊人的笛声相遇在了。牧羊人的心和人鱼公主的心随着音乐交融在一起,于是音乐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雄壮,一改之前的哀婉柔弱之声,完全覆盖掉了时间行走的声音。随着剧场内响起的一声声低沉的吼叫,时间魔咒被解除了。城堡的城墙断裂,行将倒塌。整个剧场都跟着晃动起来,仿佛一种巨大的力量从地下萌发要冲如天空,将所有黑暗褪尽。




十二点的钟声又一次响起,这一次城堡尽毁,人鱼公主和牧羊人不知去了哪里,只有牧羊人的笛声仍在。就在人们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剧场里的火把全部熄灭了。四围的幕布落下,顷刻间光芒万丈,炫目缤纷的光从各个角度投射过来,只见四围的墙壁都不是砖墙,全是巨大的玻璃,里面是水草、水流、鱼儿,还有游动的人鱼!在灯光的笼罩下,她们在鱼群中畅快地游来游去,并发出欢愉的叫喊声。生命的渴望、自由和情感欲望终于战胜了魔咒,这是胜利的喜悦和奖赏。




可可双手扶着玻璃,瞪大眼睛看着这撼动人心的美。长久以来的梦终于成为现实。梦被现实印证了它的存在感。这种狂喜和奔放此刻冲涌在可可全身。她浑身战栗,坚守的信仰和热忱在这一刻终于得到回报。




4




演出结束了。




无与伦比的精彩。可可内心这样感慨。当人群散尽,她仍呆呆地站在剧场内。此时的剧场已经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帘幕低垂,幽暗静谧。不知过了多久,当可可站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声轻唤:等一下。




她回过头,在舞台正中央有一束追光。追光中站着一个人,可可定睛一看,正是在魔法杂货铺里买走时钟的那个短发女子。




“演出是否喜欢?”她从舞台右侧的台阶上走下,缓缓朝可可走来。“我说过,是非常精彩的演出,不得错过的。你觉得如何?”




可可激动地点点头:“果真精彩极了,如果我没有来我一定会后悔的。有太多太多的惊喜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短发女子高兴地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那么,可否告诉我你最喜欢哪一部分?”




“当然是最后当魔咒解除,城堡倒塌,帘幕褪去,看到了那么美丽的人鱼的时候,实在是无以伦比的精彩。”可可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短发女子点点头,说到:“那的确是整个演出最精彩的部分,也是给最投入的人们的奖赏。只有相信魔法,相信人鱼确实存在的人才能看到游动的人鱼。否则只能看到水草和鱼儿而已。”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么?”可可讶异地看着她。




“是的,你还记得我在魔法杂货铺问你的话么?”短发女子问可可。




“嗯。。。你问我是否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人鱼。。。”可可答道。




“对,你当时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相信。”短发女子动容地说,“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你一定要来看我们的演出,因为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看到世界上、生命中最美的部分。因为你的信,你可以收获爱、自由和最美的景色。”




可可听她这么一讲,心头一暖,她抓住短发女子的双手:“那么你呢,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短发女子笑着说:“我叫小鱼,我就是城堡里的人鱼公主。我也出现在你的梦境里。”




可可惊讶地看着她。小鱼继续说道:“来,你现在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感受一种体验。”




下一秒可可闭上双眼,渐渐地就如同之前雨夜梦到的一样,她听到的流水的声音,闻到了水草的气味。但她没有睁开眼,她跟着小鱼继续慢慢向前走。走了不知道多久,可可突然感觉浑身一凉,接着有水滴滴落在身上,水滴渐渐变成水流,最后将可可包裹其中,尔后身体浮动起来,身体和头发都湿润了。又有一种轻柔的触摸开始在她的身体上移动。如薄纱拂过,又好似一种温柔的亲吻、低声呢喃。一种充满暖意的能量涌遍可可全身,让她感到无比的舒适放松,顷刻间所有的烦恼和寂寥都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回忆。从孩提时期开始获得的美好回忆——父母的疼爱、朋友的陪伴,成长的青涩和喜悦,还有第一次看到人鱼的惊讶,收集的第一张人鱼明星片、第一个人鱼布偶、第一本人鱼故事书,从那时开始的信仰,这些点点滴滴的回忆,在脑中如电影情节一样一幕幕跳跃着。就这样带着可可又不知不觉来到了未来,在那里,她看到一个衰老虚弱和行将死去的自己。在那年迈时光中,落日和褪去的潮水,丰富的阅历和淡然的情感,这是岁月的礼物。年迈一点不让人畏惧,因为在此之前,生命中获得的心灵财富和目睹过所有的魔法奇事让可可变得真的强大无畏。她从幼年惧怕未来和死亡,变得爱上它们,爱上自己的生命轨迹。她在这些爱里,明白了生命的强大在于欲望永不停歇。身体的欲望和心灵的欲望,是人类获得的最好的礼物。满足这些欲望的过程,生命才实现了存在的价值。拥有如此生命,才死而无憾。可可慢慢睁开了眼睛,在遥远的过去和未来之间,她看到了现在。此时此刻,小鱼正抱着自己,她温暖的双唇贴住自己的。她水蓝色的身体包裹着自己的肉体。她的手,她的发都在摩挲着自己。可可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渴望得到肉体的交流和欲望的满足。她感觉自己最隐秘的花蕾缓缓绽放了,身体好像解除了时间魔咒一般,在平凡的生活里升腾出来,此刻她急切等待着,等待着小鱼的双唇从乳房向下滑落,亲吻住她的盛放的花蕊,吮吸其中最宝贵最甜蜜的汁液。她要一切快感,她要小鱼抚摸她身上盛开的鲜花,品味她吟唱出最动情的歌声,欣赏她渐渐变得厚实的呼吸,并与她身体摆动的节奏为伴,唯有此,这一切才有意义,生命、生活。




唯有此,自由、爱欲、信仰才成活。


 




尾声




夜色褪去。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


可可笑了,她合上了日记本。这是她在日记里讲述的故事;她说给我们听。


但,你以为这是故事吗?


其实,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它并不故事。


它是切实存在的事情。就和我们此时此刻的呼吸和心跳一样真实。在我们讲述这样的故事的时候,它正在世界各处的角落都在上演、发生、传播,以各种方式,各种面貌示人,并更加蓬勃多姿。人鱼的传说在继续,并将生生不息。就如同人类的欲望一样,永无止境。没有任何时间空间可以控制它们。这就是魔法的力量,也是生命的意义。任何相信它,相信梦的人都会看到。


 


 


 End...




青果作者:艾艾


订阅『青果』微信号:qngoolife


下载『青果』手机客户端:http://qng.im



评论
热度(43)
  1. 细水东流时光怎么偷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2. Mars_w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3. jo旧萤火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 jo旧萤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