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叔叔:

文字 / 长腿叔叔OWEN

妈,母亲节快乐。

犹记那一年,从我妈头上拔下第一根白发。再过几个月,我妈60岁。我在父母和两个姐姐的溺爱下,一深一浅,在清浅时光里,重温那一次次温馨与难捱,拾捡那一片片幸福与忧伤。

凝眸而望,季节的容颜依旧,只是我妈头发白了。多少盛开到荼靡的如烟往事,如今,却早已散落在天涯,斑驳了清浅流年,苍老了容颜。

人与人之间的缘份,相互陪伴的岁月,即使亲如母子,也只是同行的一段来路。不可回头,不可更改,只有此时彼时是属于对方的。我深爱这情感上与我同质的少年,我妈则见证了我心性里的成长,叛逆,安静,自省,无忌,担当。

人生无求可得,我所得皆是幸运。

年少时,眼中所见尽是不平,对际遇坎坷耿耿于怀,如何释然,如何领会,如何锱铢必较,如何包容大同。经年之后,顿然明了,原来只要肯聆听,到了季节深处,再乖张的人生也已经循服自然之道。在身边少年的目光里,我看到长睫毛落下的影子,看到桀骜不羁,看到寂寞,敏感,骄傲。也看到了我性情里与我妈一脉相承的隐忍,缄默,细腻。

在江南温柔乡里长大的她,温婉至极。坐在时光的水流之上,无言无声,安静平和。记忆中我妈很少有哭过,印象最深的有三次。


年少的欢喜,未必清浅,却一定蓬勃。青春路上,可能寂然,但一定镌刻。少年不再,青春依旧。如同台湾九月的风,吹着每个人都寥落的散落到了天涯。

你应是《天堂电影院》楼下等待的背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爬出烟囱的顽童,更是《死亡诗社》里寻找自我的少年,你走不完《八英里》救赎的道路,却敢踏上《摩托日记》中几万公里的旅途,你是《蓝色大门》里青涩的陈柏霖,你是《盛夏光年》中的守恒说:“我们真的长大了,人长大了真的什么都不一样了。”

你也曾迷恋过《烟花》结尾绽放的烟花,《燕尾蝶》中凤蝶记忆中的蝴蝶,《梦旅人》中湛蓝的天空,《情书》中漫天飞舞的雪花,《花与爱丽丝》和《四月物语》中瞬间盛开而又急遽飘落的樱花,《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中红色的风筝。

你也曾是《艋胛》里的赵又廷或是阮经天。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往哪个方向倒,年轻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是风,可是最后遍体鳞伤,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都只是草。都想作风,一吹吹一大片草,发现人都只能作草,带着走的是跳不出的江湖。 

樱花之美在于绚烂而短暂,好比少年的青春。樱花带血,好比惨烈的友情。 

白衣少年的时光,止于唇齿,掩于岁月,就像暗夜萤火永不坠落,唯美而桀骜不驯的青春都是逆光的。背叛与忠诚,懦弱与仗义,迷茫与笃定,在我们青春课堂的结尾处,显得那么的异常刺目,那么的突兀难容。

一场朦胧烟雨,肆意飘落,悄然给初夏的明媚,染上一丝阴郁的氛围。江南的初夏,天气说变就变。那一年,我离家出走。那一年我16岁。穿着白衬衣,破牛仔裤。除了凭添几缕伤感之外,好像便无其它了。兜兜转转了几个城市,回家的刹那,我见到我妈哭了。曾经那些为爱痴狂的少年,每一个少年都在华丽丽的死去,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过程。我半梦半醒的青涩流年,不经意间,染上回忆的痛。


毕业后,我妈就开始操心起我的婚姻大事。谈及此,我每每都在回避,她在我面前哭过一次为这事。时间久了,我妈也很少谈及,把所有担心都藏在心里。

一旦与最近距离的情感相处,会不自觉地制造紧张的气场,让我们都感觉不安,彼此逃离。有时候我想,她不过是需要一个倾听的人,而我没能做到一个聆听者的姿态,往往不欢而散。我们有太多的时间独处,保持独立的思想状态,却只有很少的时间,愿意为其丰润。

我很执着,执着到我都不认识我自己。行走,逃离,我会为了执着而死去,死在我的秘密生活里。人的感情空窗期越久,就会越容易固执己见,越容易执著于少年时代的情感模式。归根结底,年少时的一个漫不经心的抉择,其实就已经注定了你我一生所要走的路。

那些年,喜欢一个人是可怕的,习惯一个人是更可怕的。

感情得来不易,我会珍惜当下。


我们一起走进大人的世界,并且一去不回。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心痛的不是血,而是成长,是名利。《艋舺》这部华丽而精致的电影,告诉我们生命里有道疤痕,叫做成长。

不惊不怒,在生命面前我们都是孱弱的人。两年前,四月份外公走了,五月份外婆走了。我在四个月后重新看了一遍《入殓师》,只写下寥寥几句话,到底是放不下的。

时间是一个魔法器,它让我们割舍了许多又保留了许多。平静的生活里突如其然的孤独与无奈,确实是因为有一个人永远的离开了自己。生命迂回曲折的前进着,有时会觉得忘掉一个称呼或名字是那么的困难,有时会突然想起那好久没被碰触的情感依旧存在着。

一个人无法掌控生命的长度,却有机会改善生命的宽度。我们每个人都从自己生命的起点一路跋涉而来,途中难免患得患失,背上的行囊也一日重似一日,令我们无法看清前面的方向。

外公外婆,你们还好吗?

我妈最近一次哭得很伤心,在他们的葬礼上。我陪伴外婆人生的最后一个月,却没能完成外公最后的心愿,实为遗憾。对于死亡,更多的感觉是一种绝望无奈以及遗憾。绝望是在于一切已经终止了。无奈在于这不是自己可以决定去或留的事情。遗憾是因为有太多未尽之事。

后来,小姨说每逢过节,心里空落落的,没得去处。

珍惜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是个空洞的词。

似乎幸福是很深的样子,当疤痕盛开,那是因为花季来临。

相信自己,幸福就在不远处。

妈,儿子不孝,是为自省。

写于2015年5月9号午夜时分。

评论
热度(481)

© jo旧萤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