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叔叔:

谁都不擅长告别

文 ▏长腿叔叔OWEN


15年未见的同学,突然发来邮件说:想见我一面,只为告别。瞬间我愣了,这应该是久别重逢,何来的告别。

他说:我在夏威夷旅行,2011-08-29 你写过一篇情迷夏威夷的博文《马克•吐温魂牵梦绕的日出日落》,里边有一段话:好像很多人毕业都有许多话要说,有许多照片要放,我却没有。一直觉得自己情感特别细腻,丰富得跟不要钱似的,偏偏这种别离的时候,忧伤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想要挑逗我,我反倒坐怀不乱,特别平静。甚至到临走时,明知道有许多人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儿再见,一直叨叨着要见,结果也都不想去见了。谁都不擅长告别,所以干脆不要告别。就这么浮皮潦草地走,像觉着不久就要再见似的,像觉着有一天我会回来似的,就这么着告别这些人和地方,好像是很轻松容易的,也就不那么难过了。

他说,他一直记得这段话。

初夏的芝加哥,熟悉又陌生的都市,暧昧的味道,魅惑的气息,红男绿女忙碌着各自的忙碌,梳理着各自的心事,咀嚼着各自的寂寞,品味着各自的酸甜苦辣。

不久后,我俩,相见,拥抱。拥抱,是最残酷的告别。

我俩嘘寒问暖,各藏心事,似乎熟悉,却又陌生。他说:“我来弥补15年前的告别,告别过去的自己,告别只可并肩不可拥抱的情感,这句话是你在微博里说过的。”

我随即翻了自己的微博。2012-7-17 我在微博里写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只可并肩,不可拥抱。”那些不能够的拥抱,在尘埃里,重重叠叠的伤心,总是有由来,也有去处的。

我顿时语塞。

意念纷纭,却也迟迟无法动笔。

 

原来,有那么一个人,曾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肌肤之亲也好,言语肆无忌惮也罢,我一直当成是青春时的没心没肺。

他说,我是一个隐形人,偷窥你的过去,你的现在。

突然,有些可怕。

可怕的不是情感的宣泄,而是时间错过。那年,我在告别初恋女孩,他在告别只可并肩不可拥抱的我。

一段青春少年往事中的暗恋,干净,温暖,无需誓言,无需泪水,无需疼痛。我们游荡在一座笙歌散后的校园,如同游荡在一处芳菲初绽的秘密花园。

突然之间,发现时间深处,居然有一段如此宛转曲折的心意存在。到底是,我们终究回不去的,只是那个白衣少年,而已。

有些记忆,始终无法抹去,如某些人,某些事。身边再多的人,依然只有自己。这么些年,我们,孤独狂欢,狂欢孤独,反复来过。一路行来,景色很美,生活不错,繁华街头人群在笑,但偶尔一个相似身影的擦肩而过,就能轻易击得人落下泪来。

因为压力,他选择了见面,选择了唯心,选择了告别。其实,告别的不是青春,不是自己,而是心底里的那个念想。

我想我是有责任的。

有时候真的想有那么一块黑板擦,慢慢的擦拭了曾经的一切痕迹,慢慢的擦拭了我们曾经走过的轨迹,在心底逐渐变浅直至遁迹不见。

到底是,时光不再,心依旧。

一个星期后,他说他还是失败了。

世间所有要失去的,我们都无能为力。所有锐利而敏感的生命,在时光里的样子,都有相似的阴影轮廓。时光在岁月中堆积出的情与痛,一朵一朵的开在心头,明媚了记忆,隽秀了一生的尘香。沧桑阡陌,抒一纸墨香,红尘纷扰,缄默一段伤痛的旧时光。似水年华,恋上的不只是一段曾经往事。

有些人,有些事,还是不必告别的好。

有人说,找到一条路一直走下去是幸福的。歧路徘徊的人,很难逃脱选择焦虑症。分明知道人的拣择心分别心是谵妄与执念,然而很难做到顺水行舟的欢喜安宁。

许多时候,有选择权,并非一件幸事。何况,很多时候,我们没有选择。

这世上,或许你正爱着一个人,而另一个人,也正以另一种隐秘身份,用一种你所不知的执着守候着你。懂你忧伤,懂你欢愉,不越雷池,如初夏时的一朵蔷薇,从未见光,依然欣喜地在花季里摇曳。

我惊艳了你的时光,却没有温柔你的岁月。

 

病,是青春的质地。诗,是青春的颜色。

我们都有过那样的年纪,或是你正在经历着。青春铺展给人们的是丧失、无助、迷惘、虚无、恐惧和孤独等消极情绪,但这些情感表露正是青春的本质所在,也是在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

正如泰戈尔所言,“大地的幻想之花,是由死亡来永葆鲜艳的。”这句话就突显出青春的美好,只有用死亡这一窎远的方式才能尘封青春之花绽放时的美丽。

歌德说:“道德纯洁的少男少女的初恋,永远趋向崇高的目的。”

每年初夏,很多人都在告别,告别自己,告别同学,告别青春。人海茫茫天地广阔,有些再无觅处,有些再难相逢,有些甚至不必重逢。

离开一座城市用上几小时或是几天,离开一个人用上几秒钟或是一生,有些过往,有些人往往只在告别的时候才懂得珍贵,独留遗憾。

这就是人生。

青春,就是一场虚妄。经年过往,谁又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涉?既然如此,就让我们都这么病着吧。不必纠葛,不必遗憾。

小学毕业,告别是为了在初中可以离开父母独自撒欢。中学毕业,告别是为了在大学不必紧张学习。大学毕业,告别是为了远渡重洋去看看那个想念了很久的地方。

告别高中班长,一个上课睡觉,数理化依然考满分的他。

告别初中同桌,我还欠你一本作文簿。

告别大学上铺,你来到我的城市,走过我走过的路。那时,我却不在。

告别高中语文老师,你的一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虽然我没能成为诗人,但我有一颗诗人的心。几行新诗,几点寒星,一轮冷月,数声鸡鸣。寂寞的庭院,寂寞的山野。天地之间,独我一人。就这样,自言自语,孤芳自赏,也不打紧。

。。。 。。。

 

指缝宽了,时光瘦了,操场边秋千上的蝴蝶飞了,又来了。研一池素墨,想画出当年灿烂的笑颜,剪一段时光,想雕刻出当年许下的诺言,只是悠悠岁月,失色的岂止是山河水阔,还有那些说好的誓言与未来。

风起的时候,思念依旧在作崇,花落的时候,伤感依旧在翻腾,雨下的时候,少了一个同撑一把伞的你,或他。

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寻找、感悟和回味曾经拥有的一切。

人生山高水远,从最初的鲜衣怒马,到落款银碗里盛雪的闲章,要览过多少风景,烟柳画桥,风帘翠幕,景致虽美,会心的也只是刹那的一霎间,万千繁华,终究是抵不过内心的自在和轻松。

走了这么些年,终是学会了与光阴打坐的,将风起云涌,当做春水潺潺,不惊不扰,心亦相安。摄影与行走,始终是我最热爱的切入生活的方式与角度。因为它们,生之自由与梦想,仿佛仍然可以期待。

危险美丽,惊喜,魅惑,恐惧,迷恋,陷溺,亡失方向。

谢谢生命里所有的遇见,那些人,那些情,那些事。我不会停止行走写作摄影。和你们相遇,这是生命给予我最温柔的慈悲。请原谅我,所有无法说出的,只能溃烂在心里。

青春,于我于他,都已远去。多少人曾用心铭记,多少人又相忘于天涯。

告别,是为了经年之后,你若安好,我亦心安。

关于告别,总是有遗憾的。

 

写于 2015年5月8日凌晨  美国 芝加哥



分享长腿叔叔の旅拍:http://weibo.com/owenxu7

评论
热度(820)
  1. 小-浣长腿叔叔 转载了此图片

© jo旧萤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