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

Alf Li:

天空与海还没有融为一体
灯还亮着
沙滩与天鹅绒都是金黄色
我想那个地方应该没有冬天


海鸥累得叫了两声
灯光暗了
素色薄纱窗帘关上了阳台门
妳的枕头是我的胸膛


风与天空的颜色变得一致
关灯了
海浪按着四分之三拍 拍在身上
阳台外面就是海 里面是双人床


出汗之后 空调得打开
居然没有那涌上心头的浊气
我热泪盈眶 妳的唇美得像一个吻
太好了 妳是哑巴


——————————

最后还是回归诗歌的怀抱... 但是有多少人能够知道,写篇这样的玩艺儿,到底有多难。

评论
热度(5)
  1. jo旧萤火Alf Li 转载了此文字

© jo旧萤火 | Powered by LOFTER